新闻 娱乐 文化教育 论坛 军事 科技 读书 社会新闻 人物 摄影 问卷调查 政策法规 机构职能 小说 诗歌 图片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书 >
《合肥晚报》多媒体数字报平台
时间:2017-09-20 字体:[ ] 来源:网络整理 视力保护色:

我是在采访鸡鸣山的时候,偶尔发现北面山脚下那片低洼地的。从高处望去,偌大的田地里刚收获了庄稼,周边似乎还有台阶的痕迹。当地人告诉我,这是当年曹操清点士兵人数的地方。

据史书记载,曹魏大军驻扎在合肥的时候,军力大增,号称80万。曹操显然对此将信将疑,于是才想起挖旱塘数兵士的主意。

蜀山区南岗镇鸡鸣村的民兵营长许维斌先生介绍说,这块田地有160亩之多,属于鸡鸣村陈湾村民组。相传三国时期,这一片是曹操计量士兵数量的地方。当年的鸡鸣山上,旌旗招展,人喧马嘶,方圆几十里都是曹魏的军队。可以想象,一代枭雄或许就站在山坡上,手捋美髯,极目远眺。山脚下,策马而立的将军们,指挥着一拨又一拨的士兵,列队进入量兵塘中,纵横有序地计算着士兵的准确数字。虽然时间过去了1700多年,但量兵塘的故事却在当地流传下来。

这个地方以前属于肥西县,2006年才划归合肥市蜀山区。我在《肥西县志》上找到了相关的资料,这个地方三国时期是曹魏大军进入合肥的必经之地。肥西县原办公室主任马骐先生指出,当年曹操大军“作轻舟,治水军。秋七月,自涡入淮,出肥水,军合肥”。就是沿淮、肥水路到合肥的,所以非经这里不可。

尽管在今天看来,合工大校园里的斛兵塘名气最大,站塘也是位于市区范围之内,相对的人们也熟知一些。但若从曹操大军屯兵合肥的地理路线划分,这里无疑首当其冲,应该是最早的一处量兵塘。从面积上来看,也是最大的一处量兵塘。当然,这只是我的推测。究竟情况如何,还需要文史专家的进一步考证。

正当我感叹曾经聚集了无数曹魏大军的量兵塘,今天仅仅作为农业用地,丢失了附着在上面的历史符号,有点可惜了。许维斌先生赶紧说,这块土地今年就不再种粮食了,承包给了蜀山区的一家居委会,据说他们是要在这里建造一处旅游度假村。

听他这样说,我反而担心起来,一是随意改变农业用地是否符合政策;而且商业化的运作模式还能找回量兵塘的文化内涵吗?

许维斌先生笑着说,这是经过上级有关部门批准的,早在2004年,国务院就颁布了《关于深化改革严格土地管理的决定》,其中有关于“农民集体所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可以依法流转”的规定;至于第二个问题,无论是普通村民还是当地政府,实际上都逐渐认识到了量兵塘的历史价值,那些精明的商家不会看不到里面蕴含的巨大商机。

在鸡鸣山下,遥想当年,80万曹军是个怎样的阵势。而要想清点这么多的人马,一定不是这一个量兵塘可以完成的。今天要搞清合肥周边地区到底有多少量兵塘,已经不太可能了。但现存的依然有三个,量兵塘、站塘、斛兵塘。

曹魏大军在合肥遗留下的三处计算兵力的遗址,只有合工大校园里的至今仍然存在,面积约100.5亩,比鸡鸣山脚下的量兵塘要小一点,那名字也雅致——斛兵塘。合肥工业大学外宣办的同志得意地对我说,他已经记不清多少次对来合工大做客的嘉宾说起斛兵塘的故事了。想当年,曹操大军号称80万,大举进攻东吴,屯兵合肥,为清点人马,便挖出了这口旱塘,作为计量将士的场所,斛兵塘因此得名。

这倒符合曹操的秉性,在魏、蜀、吴三位主公里,曹操不光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而且文采四射,智慧逼人。我不知道挖塘量兵的主意到底是曹操本人想到的,还是他身边谋士的点子,但却让我想到了曹冲称象的故事:“曹冲生五六岁,智意所及,有若成人之智。时孙权曾致巨象,太祖欲知其斤重,访之群下,咸莫能出其理。冲曰:‘置象于船上,刻其水痕所至。称物以载之,则校可知矣。’太祖悦,即施行焉。”

斛兵塘的主意是否受了曹冲的启发,他笑着说,这倒也不一定,起码是一种思路!

合肥东边靠近二环路的地方,还有个地方名叫站塘。问当地的老百姓,都说那里过去的确有口塘,只是后来那里由乡村演变成了城市。不过那里的道路、小区等都至今还以此命名,更有流传甚广的传说,给那里增添了几分厚重,几分回味。

我很好奇地在那里寻找那口塘,可七里站街道办事处的一位女同志告诉我,那口塘早就填平了。这一带原来是广袤的田野,随着合肥城市化步伐的进程,如今已经是瑶海区的一部分,昔日的农田变成了高楼大厦,过去的村民变成了市民,不变的是留在脑海深处的记忆。

站塘新村和站塘村只有一字之差,却跨越了城乡两个阶段。秦伯伯是原来站塘村的农民,他告诉我站塘村原来属于七里塘镇,1961年的时候,全村有10个村民小组,8个自然村。当时在合肥市算是个大的村落,共有541户,将近2000人。那时的站塘村土地基本上都是良田,面积有近千亩,老百姓春种秋收,日子过得非常安逸。

{dede:arc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