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琛哥,小月那边出事了,你知道吗?”

  秦声一进穆煜琛的办公室,便急促出声。

  穆煜琛正在看文件,听到秦声的话时,手一顿,俊脸瞬间一变:“怎么回事?”

  “有人在学校乱散布谣言,说她私生活混乱,同时与不同男人来往,有可能被包养等等乱七八糟的事。”

  “什么时候的事?”

  “昨天!”

  秦声看着穆煜琛,眉头紧皱:“小月没跟你说吗?”

  穆煜琛的脸色一沉,幽幽地看着他,惹得秦声吓了一跳,本能地后退了几步。

  “别……别这么看我!”

  秦声的身子颤了一下,有些怂:“这事是我二叔告诉我的,他让我过去一趟。”

  穆煜琛:“……”

  “琛哥,这事你怎么看?”

  秦声沉默了一会,忍不住又出了声。

  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看上去一点都不着急啊?

  须不知,此时此刻的穆煜琛正在郁闷,为什么古晓月出事,不第一时间告诉他,让他有种很没用的感觉。

  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算什么男人?

  渐渐地,四周的空气又冷却了很多,让人感觉仿佛置身于冰冷的窖室里。

  “愣着干嘛?还不去定机票?”

  穆煜琛看向秦声,不悦地冷哼了一声:“越快越好!”

  秦声:“……”

  ====

  “学妹,这事你打算怎么处理?”

  傅晨看着面色淡然的古晓月,忍不住有点好奇。

  古晓月挑了挑眉:“你觉得呢?”

  “古晓月,你别装神秘了行不行?”

  余澈不满地看着她,意有所指:“还是说你已经知道是谁在背后搞鬼?”

  此话一出,傅晨也有点好奇地看着古晓月。

  古晓月微愣了一下,满脸黑线:“我要是有那么大本事,还用得着在这里吗?”

  “你真不知道?”

  “废话!”

  古晓月嫌弃地看了余澈一眼,冷哼了一声:“那些照片都是不同时段拍的,这分明就是从我来这里就开始跟踪的。一时半会还真想不出得罪谁!”

  傅晨和余澈默契地对视了一眼,陷入了深思。

  包厢房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气氛变得有点诡异。

  古晓月实在受不了这压抑的气氛,有些烦躁:“你们这是干嘛?我都不担心,你们担心什么?”

  傅晨:“……”

  余澈:“……”

  另一边:

  “怎么样?古晓月现在去哪了?”

  古晓晴的眼里闪过一丝幸灾乐祸,兴奋地看着面前的陈丽。

  陈丽看了她一眼,笑得很是阴森:“谁知道她?说不定是躲在哪里哭了?”

  “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现在学校的人都在议论她,相信不久后,学校领导也会找她的!”

  “哦!难道她没什么表态吗?”

  “能有什么表态?”

  陈丽冷哼了一声,略带着一丝怨恨:“她那自以为是的模样,早该受点教训了!”

  “说得没错!”

  古晓晴闻言,笑了起来:“她的确该好好享受一下被人唾弃的滋味!”

  话音刚落,他们的身后却响起了不悦的冷哼声:“你们是不是高兴得太早了?不是让你们小点心,别让人发现把柄吗?”

  顶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