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夜君清神色恭敬,眼中带着一丝忧伤的光芒,声音更是凄清,让人听了心都有所动容。

  姬琼心是很不待见夜君清,毕竟是他伤害了自己的女儿。

  当年,她以为女儿就这样没了,可是痛苦了很长时间,夜夜以泪洗面。

  那时候,她恨伤害女儿的人,而且那时候想,如果找到这个人,一定要杀了他解心头之恨。

  只是如今,兜兜转转的,女儿活着,也有了外孙女,她也看开了许多。

  无论,她这个当母亲的再怎么不待见这个人,也明白,有些事情不是他的本意。

  再就是,他也算是乐乐的亲生父亲,人不亲,骨血亲。

  只是没想到他来见自己,说的就是这样一句话,“你刚刚说什么以后再见不到她们是什么意思”

  夜君清犹豫了下,开口道:“不瞒伯母,夜氏的事情并不好解决,毕竟也是传承千年的家族,所以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可能会很危险,所以所以”

  “所以,你就想在临死之前,见见黎珍和乐乐”

  夜君清听了这句话,内心有些波动,他不想死的,可是没办法,“是”

  姬琼心看着夜君清这个样子,一股火气跟着上来了,“你说,你都要死了,还偏偏要见黎珍和乐乐,是不是搅动黎珍平静的心再起波澜,然后你一命呜呼,让黎珍再陷入难过中

  你不觉得这样很自私”

  面对这样的质问,夜君清的脸色变了下,这样做,也许真的是自私的,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心里所想,真的特别特别想见见黎珍和女儿。

  如果不见,他会遗憾遗恨。

  “伯母,对不起,我是真的想见见她们,我知道这样的做法自私,可是我不想留下遗憾,我爱黎珍,一心就想见她,我要解决夜氏的事情,也是为了守护她和乐乐。”

  夜君清说的话很诚恳,姬琼心也不是狠心的人,尤其涉及到自己女儿的事情,她也会心软。

  而且女儿对这个人是有情的,大晚上的偷偷看着照片哭,她以为瞒的好,她这个当母亲的怎么会不知道。

  姬琼心叹了口气道:“你应该努力活着,而不是铤而走险让自己有生命危险,凡事不急于一时,要解决夜氏的事情也不急于在一刻。”

  夜君清沉默,没说什么,他知道,姬琼心说这句话,就是不讨厌他,希望他活着的意思。

  他心中很感激,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谢氏的人没有仇视的对他。

  只是,接下来的事情,就算是他不做,也会暴露自己,到时候反而会被杀害,还不如主动出击。

  当然这些事情,他不会说的。

  姬琼心低头看着跪在那里的夜君清,想了许久,最后无奈的摇了摇头,算是答应给夜君清个机会。

  “我会给影卫们说一声,至于你自己能不能抓住机会,让黎珍见你,那就看你自己的了,见面地点就在这处宅院里吧,安全一些。”

  姬琼心能松口,对夜君清来说,已经很感激了。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