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云碧雪看着桌子上摆放的夜宵,并没什么胃口。

  那女子并没离开,只是开口道:“姑娘,这是我们主子亲自为你准备的。”

  云碧雪眯眼看着这个女子,“你叫什么名字”

  “夜柳”

  云碧雪走到女子面前,用手指挑起她的下巴,“你对我很不满妒忌不甘”

  “没有。”

  云碧雪看着她道:“你的眼神瞒不过我,你喜欢夜无夏。”

  “姑娘怎敢直呼我们主子的名讳”

  云碧雪用力捏着夜柳的下巴,“如果我没猜错,你喜欢你们主子,所以对我不满。”

  夜柳一下子甩开云碧雪的手,道:“姑娘冒充颜霜华,迷惑主子,我夜柳对主子忠心耿耿,自然不服。

  警告姑娘,别想对我们主子不利。”

  云碧雪冷呵一笑,“好一个衷心的夜柳,我今日就是杀了你,你主子也不会说一个不字。”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

  说着,云碧雪就开始动手,夜柳的身手也不错,两人瞬间就在屋子里打了起来,就连桌子上的夜宵也掉落在了地上。

  那碗汤落在地板上,发出滋滋的烟雾,显然是放了什么东西。

  云碧雪眼眸危险的眯起,“想杀我”

  “杀了你,就没人迷惑主子了。”

  云碧雪正好心情不好,自然要拿眼前的人开杀,她不再跟夜柳周旋,直接一巴掌打在她的脸上。

  “啪”的又一巴掌声,直接将人打肿了。

  “你”

  云碧雪二话不说,直接将她从楼梯上踢了下去。

  这个夜柳想杀她,或者说想给她一个下马威,那么她云碧雪就反利用她,给这里的人一个教训。

  当然这里的打闹,也惊动了夜无夏。

  还没等夜无夏说什么,云碧雪就直接质问道:“我可是你请来的客人,难道她们对我不敬不重,我还打不得杀不得”

  夜无夏轻轻一笑,靡丽动人,更加妖娆魅惑,“你自然有资格打得,杀得,谁对你不敬,你就可以出手,当然谁让你不顺眼,你也可以出手。”

  跟在夜无夏身后的一群人,都打了个哆嗦。

  主子还从来没这样纵容过一个人,主子也从来没有对人这样笑过,这样说过话。

  他们感觉,这样的主子才像是真正的人,而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

  云碧雪怪异的看着夜无夏,他怎么不生气,反而很高兴。

  夜无夏一步步走到云碧雪面前,道:“千年前,你进过宫,那时候你善良天真,只会被那些女人欺负,后来你受了很大的伤,才学会狠。

  你现在挺好。”

  说完,夜无夏让人将房间收拾好,带人离开,让云碧雪好好休息。

  云碧雪抱着头,蹙眉想刚刚夜无夏话里的含义,千年前,她进过宫为什么进宫

  为什么她心底的疑惑越来越多了

  但是同样,她感觉自己离真相越来越近了。

  谢氏

  谢黎墨依然在房间里沉睡着,并没有醒来。

  姬琼心知道这是云碧雪那孩子的安排,她一直提心吊胆的,当收到云碧雪传来的安全讯息后,她才松了口气。

  她真不知道,儿子醒来后,她该如何说。

  她感觉她这个当母亲的都没发面对儿子。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