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西容子烨看着这样为他难受为他哭的白瑶瑶,心里跟着难受跟着心疼。

  他希望瑶瑶开心的,保持幸福的笑容,而不是这个样子。

  他想,段炎昊一定不会让白瑶瑶哭的。

  只有他,每次都会弄哭白瑶瑶。

  白瑶瑶摇头,“如果在你生命的最后几天,我没有来看你,我这一生都没法释怀,我来看你是对的。”

  西容子烨深深而又依恋的看着白瑶瑶,咳嗽着开口道:“瑶瑶,你要幸福,咳咳我对不起你,若若人生可以重来,咳咳我一定好好爱你待你如珠似宝”

  “快别说了,子烨,别说了”

  “瑶瑶,我能在最后的时候看你一眼,知足了。”

  说完这句话,西容子烨开始剧烈的咳嗽。

  白瑶瑶大喊,“医生,医生”

  紧接着,一群医生到来,西容子烨被推进了急救室。

  白瑶瑶在急救室外焦急的等着,脸色很苍白,一点血色都没有。

  段炎昊轻轻揽住白瑶瑶的腰,拍着她的后背,“瑶瑶,振作一点。”

  白瑶瑶全身颤抖了下,咬着下唇瓣,靠在段炎昊的怀里,无声的哭。

  “医生说,他是受了刺激,有些激动,我我是不是不该来看他”

  段炎昊摸了摸白瑶瑶的头,“瑶瑶,你来看他没有错,如果是我,定然是希望你来看的。”

  白瑶瑶全身又颤抖了下,“炎昊,你别离开我,我不要失去你,我我很害怕”

  段炎昊温柔宠溺的安抚着白瑶瑶,“放心,我会陪你一起到老,我会在你之后走,让你不孤单”

  在段炎昊一句句安抚下,白瑶瑶的情绪才渐渐稳定下来。

  急救室外有很多人在等着。

  段锦甜乖巧的坐在椅子上,她抬头看了看爸爸妈妈,知道妈妈不开心,爸爸哄着妈妈,暂时顾不了她。

  她眨着大眼睛看看周围,突然她注意到了一个角落里的大哥哥。

  他很好看,仿佛妈妈讲的童话里的王子一样,很漂亮。

  他安静的站在那里,很久了,也一动不动。

  不知为何,段锦甜就觉得这个大哥哥的心很痛,很难受,他好像在心里流泪一样。

  段锦甜从椅子上滑下去,朝着那个大哥哥走了过去。

  她觉得大哥哥身上很冷,不太敢靠近,只是看着他放在身侧的手,悄悄的将自己的小手放进去。

  西容浮笙沉浸在自己的沉痛情绪里。

  他的生命里只有父亲这样一个至亲之人,虽然知道父亲总有一天会离开他,可是当这一天真正到来的时候,他还是接受不了。

  在他难过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手心处柔软的触感。

  他猛然低头看去,发现自己脚边不知何时站了一个小姑娘,很漂亮,穿着公主裙,给人一种甜美无忧的感觉。

  看到这个小女孩,西容浮笙全身一震,他再抬头看了白瑶瑶所在的方向。

  西容浮笙知道这个小女孩是那个女人的女儿,那个女人是他父亲一生感情所系。

  他从小接受的是精英的教育,还是西容子烨一手教导,十二岁的年纪,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也全部都懂。

  00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