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求生,唱作念打轮番上演,可以说是讨好无底线了。

  “嗯,你虽说得好听,但是做得不够好,还是得罚。”男人又掐了掐她的小脸,沉声一句。

  夏笙暖更慌了。

  “臣妾,臣妾哪里做得不,不够好?”

  嗓音有点飘。

  男人长指戳了戳她的额头,嗓音里沉沉的怒意还没消散带着厉狠,“狗男人如此对你,你不会废了他,嗯?”

  下药有什么用,下次还会肖想,该废了他才能永绝后患。

  夏笙暖:“……”

  呆愣了一下才明白他什么意思,瞳孔一瞪,整个人瞬间不好了。

  所以,她声情并茂唱这么一出,白唱了?

  狗皇帝不但没有怪她惹出了东王府丢脸面事件,反而怪她事情闹得不够大?

  东王府世子爷啊,皇帝轻轻松松就让她废了?

  她一个小妃子哪敢啊,那又不是一根香蕉想废就废,手贱贱下了个药都担惊受怕了一路,还以为自己作大孽了!

  妈的,虚惊一场!

  夏笙暖小手抚了抚心口,终于重新活了过来,狠狠吐了一口大气。

  “这点出息。”

  男人看着她虚惊的样子,凉抿了四字。

  夏笙暖:“……”

  嗯,她下手太轻,都是她的错。

  点头,一脸乖巧知错的认真道,“皇上说得是,臣妾太没出息了,东王府权大势力,臣妾一时害怕才不敢下重手,皇上放心,要是有下次,臣妾一定无惧权势,将他连根拔起,让他枉生为人。”

  宫非寒:“……”

  连根拔起……

  这词用得,让人某处莫名痛了一下。

  这女人,话能不能说得矜持好听一些,总是这样粗暴无礼!

  一只手虚虚揽着她,另一只手抬起,长指戳了戳她的小脸,语气泛冷,“普天之下,谁的权势最大,嗯?”

  东王府权大势大,呵……

  看来很多人都有这种错觉了。

  男人黑如曜石的双眸泛着清冷的寒意。

  夏笙暖看着男人陡然的寒气逼人,心颤一抖。

  这货,冷气制造机呢吧!

  一言不合就嗖嗖嗖的喷冷气,想要冻死人呀!

  默默裹紧了自己的小棉被,仰脸,一脸真心又无比坚定的道,“普天之下,当然是皇上的权势最大,皇上少年天子,真龙降世,一切妖魔鬼怪在皇上面前都是纸老虎,一戳就破。”

  “嗯,既知道如此,为何还如此胆小没出息?”

  男人看着她说话的时候,脸颊边的梨涡若隐若现的,长指忽然有一搭没一搭的戳了上去,好像戳着玩儿似的。

  夏笙暖听着男人的话,一下震惊了,都没有发现皇上这幼稚鬼的动作。

  她没有理解错的话,皇帝的意思是,他的权势很大,她可以抱着他的大腿狐假虎威,作威作福?

  咳咳……

  这是真的吗?

  她真的可以抱住这一条金光闪闪的大腿?

  “皇上……”她吞了吞口水,叫了一声。

  “嗯。”

  男人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原本戳着她梨涡玩的手,突然抬到了她的头顶,一把拔掉了她头顶的那根狼毫。

  这东西真的是,太碍眼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爱网。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弃妃,你又被翻牌了!,弃妃,你又被翻牌了!最新章节,弃妃,你又被翻牌了!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