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烬绝气的火星乱迸,火气从脚底直冲到顶门,猛的一拳打在那人鼻子上,瞬间鲜血泵流,鼻子歪瘫在半边脸上,一下就死过去半条命,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那两人自知打不过,拔腿就跑,没趔趄几步,一腿横扫过来,喀喀二声齐声折断,砍柴般干净利落,这一腿算是轻的。

  夜烬绝一脚踩在一人脸上:“谁动的手?”那人忙指着另一个:“您也看见了,我刚刚离的最远,真的没动手啊。”

  那人爬起来还想跑,拖着一条残腿才站起来,夜烬绝提着他的衣领子又一拳打了过来,砸在眼睛上,瞬间棱骨缝裂,乌仁迸出,歪在地上不动了。

  那人吓的裤裆里一阵淋漓,夜烬绝踹了他肩膀一脚:“谁指使的?”

  “佑嘉,是佑嘉让我们干的,说要给她点教训……是我们有眼无珠,得罪了您……”

  “夜烬绝……”亦真艰难地喘了几声,伸出一只手动了动:“我还活着呢……”

  夜烬绝忙跑过去,轻轻将人托起来,触到一手血。

  “你头流血了。”夜烬绝惊了一跳,豆芽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亦真抓了抓夜烬绝的衣襟:“先替我把鞋穿上,别忘了豆芽,别把它丢在这儿。”

  到了医院时,亦真已经人事不知了。夜烬绝在急诊室外等了半天,还好是轻微脑震荡,内出血也不是很严重,这才松了一口气。

  ??('ω')??

  薛子墨还是从晏晚凉那边得知的消息,里面扔下手机,冲梁熙大喊一声:“亦真被打了!”

  梁熙正对着镜子做面膜,闻声一颤:“你说啥呢?不可能,她就从来没做过招人打的事。”

  “这次是真的,被一个叫佑嘉的找人揍了。”薛子墨转转眼睛:“好像是夜烬绝接人接晚了,要不是豆芽神助攻,不定横尸街头了。”

  “我靠,那小婊子下手够快的啊。”梁熙也是半天才醒过神来:“这不能怪亦真,那女的居然这么歹毒,是我们把她想的太善良了。”

  说毕一掣目,急腾腾起身,重进卫生间就给脸冲了,薛子墨夹着脚跟上去:“你这是干嘛?”

  “去医院啊!”

  “都这个点了你去医院干嘛。”薛子墨虎躯一颤:“人还没醒呢,等下醒来不定怎么闹呢。再说,那夜大少爷正在气头上呢,这时候过去不是找骂吗?听我的,明天再去。”

  梁熙却益发气了起来,两眼冒火,扬铃打鼓地掀腾了起来,一会儿咒佑嘉全家死光,一会儿又嫌薛子墨不随声附和,最后欲罢不能起来,天雷滚滚地给程实打了电话。

  程实已经睡了,闭着眼接了梁熙打来的电话,被梁熙一个尖声厉嗓唬的从床上弹了起来:“那个佑嘉死哪去了?你告诉她,她等着全家死光吧!自贱做了别人的玛子,还搅风弄雨作起妖儿来了,烂泥巴下窑,当婊子她都不配!”

  程实脾气再好,也经不起这般声噎气堵,即刻还起嘴:“佑嘉做了什么?你要这样辱骂她!做人都不知道给自己积点口德吗?”

  梁熙厉声大笑:“我竟给忘了,你看不见自己的头盖顶!赶紧摸摸你那大脑袋,看能不能拨拉下几根绿毛!谁不知道那佑嘉背着你四处钓凯子,果然**王八一条藤!自己做了王八,还上赶着给**叼裤头呢!”

  薛子墨听得发笑,赶紧夺过手机:“哥们儿别急啊,明天我就把你那帮弟兄们的资料给调出来,你们阖家欢乐春满堂吧啊!”话毕就给电话挂了。

  梁熙和薛子墨爽声大笑了一阵,这才觉得心里舒坦了,去客厅喝了杯水,方才安睡了。

  ??('ω')??

  亦真是被夜烬绝推醒的。

  其实中途她微微醒过来一下,不知怎的又睡着了。

  “没事,我就确定一下你醒了没。”夜烬绝半靠在床上,房里只开了一盏昏黄的小灯,亦真只觉头疼的厉害,掸了夜烬绝一眼:“豆芽呢?”

  夜烬绝自知心虚,赶紧把豆芽抱上床,亦真把豆芽往身上一揽,背过身,就不再搭理夜烬绝了。

  夜烬绝抻长脖子,觑了觑亦真,扯扯她的衣服:“我真知道错了,你别不理我呀。”

  亦真简直想说,亏你还有脸说你错了,老娘差点被打的狗带,横死街头就不说了,不定还是个裸尸呢。真是心疼自己半秒钟。

  “仔仔。”夜烬绝又扯了几下。亦真只当没听见。

  夜烬绝拉不下脸,又不敢碰她,只能苦着脸,喃喃呐呐表达自己如何怎样的忏悔。亦真也不搭理他,要他有什么用?本来她自己打车就什么事都没有,丫的关键时候还不如豆芽呢。一想就气的内伤。偷偷抹了抹眼泪,耳朵往被子里一埋就自顾睡了。

  夜烬绝心里痛悔不已,委实想不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如果今天再迟去几分钟,如果不是豆芽及时带他跑进那条巷子……他都不敢想。

  尽管亦真非常不想直面夜烬绝,但到了半夜,她实在憋不住要去上厕所,只能咬牙切齿恨了一声,轻轻掀开被子。

  夜烬绝压根没睡,一听动静立马直起身:“你要去厕所吗?”说着赶紧搀住亦真,脑袋发眩一下,亦真一下床就掣回了手。

  他又诞皮赖脸地挽上去,亦真冷笑着把胳膊甩了甩:“不用您扶,我还没瘸呢。”

  “你讽刺我几句也算。”夜烬绝顺势把人一揽:“我抱你下去吧。”

  “谁敢用您啊,不定给我摔成翘腿驴呢。”亦真沉着脸冷言冷语,夜烬绝只当没听见,胳膊往下一捞就把人抱了起来。亦真摸了摸自己的脸,心里叫苦,肯定被打成猪头了,赶紧把头发一拢,把脸遮起来。

  走廊外路过几个小护士,乍看还以为抱了个贞子,吓了一跳,夹着脚离开了。

  夜烬绝看了眼亦真,心里闷笑了两声:“干嘛把脸遮起来,不丑。”

  “要你管啊,我愿意。”

  “奥奥奥,你愿意。”夜烬绝顿住步:“仔仔,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别跟我生气了。实在不行你拿锤子捶我,我肯定一声不吱。”

  ()

  1秒记住爱尚: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夜先生和亦小姐,夜先生和亦小姐最新章节,夜先生和亦小姐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