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恶传 第5章 惊梦之卷

小说:织恶传 作者:秋赋长风 更新时间:2019-09-11 19:23:29 源网站:棉花糖
  老者缓缓地道:“在我们这片土地上一直流传着这样的一个传说,很久以前,世上还没有国家之分,大家都居住在一起,男耕女织,日出而做,日落而息,日子虽然清苦,但是人们都生活的很愉快。

  人们繁衍生息,久而久之,人口冗杂,渐渐地,土地上收获的粮食不够供给人们日常的需求,于是大家便伐木,烧林,开垦田地。

  如此种种,却不想,惊动了大山深处,茹毛饮血的野兽妖魔,人们侵占了妖魔们赖以生存的山林,使得他们非常的愤怒,于是苦难的日子来临了。

  妖魔们向人民发动攻击,它们体型庞大,坚甲利爪,人们的血肉之躯,根本无法抵挡妖魔们愤怒的火焰。

  往日那平静祥和的土地,现在却如同地狱般,令人恐怖畏惧。有的人永远长眠于地下,有的人丧失了与妖魔对抗的勇气,还有的人选择背井离乡,离开这片如炼狱般的土地。

  可是还有一个人,带领着剩下的族人,与妖魔展开生死决斗,势必要保卫他们的家园,他向苍天祈祷,祈求上天拯救这万千黎民。他的勇气和虔诚,感动了上天,于是仙女降福,传给这人一部天书,和一件宝物,助他打败群魔。

  这人天赋异禀,很快便习得了天书上的所有秘术。再与群魔交战时,天书上的秘术,展示出无穷的威力,群魔难以抵挡,节节败退,人们终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于是一些逃难的人纷纷回来参战,人们的士气大增,一直把群魔,打退到无尽深渊,那人在无尽深渊的入口,设下结界,群魔们被封印在无尽深渊之中,永世不见阳光。”

  众人听到此处无不欢欣雀跃,鼓掌叫好。老者喝了一口山茶,又接着道:“可是,天书上记载的秘术,虽然威力巨大,可是却非凡人所能随意驱使。那人虽然打败了群魔,可是自己也用尽了所有的潜能,最终力竭身死。”

  众人无不惋惜悲叹,只有无双,似乎若有所思地道:“莫非这‘惊梦之卷’便是这天书中的秘术?”

  老者赞叹的看了无双一眼,说道:“不错,那人死了之后,人性的贪婪便显露无遗,众人亲眼见过天书上记载的秘术的强大威力,纷纷争夺天书和宝物,在乱斗之中,天书被分成八卷,分别被众人哄抢而去,那宝物也难幸免,在乱斗中,破碎成五份,分别被五位族长所得。自此之后,世间为了宝物和天书的争夺,厮杀不断,过了好几十年,五位族长分别建立自己的国家,各国之间,厮杀不断,一直到今日,也还依然。

  而那天书八卷,自被人分抢之后,被有心人拿去专研考究,虽不能全窥天道,但是也有不凡的威力,从此之后,这些人开宗立派,于是世间便有了这许多的门派之分。而这‘惊梦之卷’便是天书其中的一卷。”

  众人皆恍然大悟,明白了个中道理,无痴问道:“那既然如此,‘惊梦之卷’为何会在我们百草谷里。”

  老者答道:“今天既然说到了这里,就让你们知道这各种缘由。”言罢又喝了一口山茶,叹了口气说道:“你们当中年纪最小的,在百草谷中也有十余年了,你们可有人知道,为师身后这幅画像中的男子是何人吗?”

  众人闻言都抬头看向厅中正方悬挂着的画像。片刻后,花无瑕应道:“这谷中弟子,除了无眠师兄就数我年纪最大,虽然经常见师父您焚香祭祀,但是也从未听师父您老人家提及此人的姓名。”

  花无名接道:“莫非此人是我们百草谷的祖师?”

  老者摆了摆手,目光睇向远方,沉思片刻缓缓的说道:“大约五十余年前,我们百草谷强盛至极,门下的弟子比起现在的蘅芜宫也不遑多让,自立派开始,我们百草谷便分为‘药宗’和‘毒宗’两个派系。药宗弟子擅长施药救人,治伤补残,更有本门秘法,可令人起死回生。而毒宗却运毒杀人,片刻须臾间便可取人性命,闻者胆寒。两宗之间,历来便存在很大的分歧和争斗,两宗虽为同源,可术法艺业尽皆不同,皆背道而驰。

  五十年前,两宗弟子为了百草谷掌门之位争斗,矛盾和分歧越演愈烈,几次差点就兵戎相见,大打出手。我师父是药宗中天赋极高的弟子,自小便得师祖真传,将药宗的秘法尽数传与我师父,祖师希望到时候师父可以接替他的位置,做这百草谷的掌门。但当时毒宗有一弟子,名叫木檞,他的师父,早殁多年,木檞从小尽得其余毒宗长老们的真传,精通众长老之长,此人于用毒方面的天赋极高,因其心狠手辣,绰号‘修罗’。

  此人野心勃勃,历来不将我们药宗放在眼里,他一心一意的想着争做掌门之位。一日约我师父在后山决斗,二人约定谁赢了谁才可以做掌门。师父答应了他的请求,二人于后山无人处打了整整一天一夜,最后木檞以一招落败给了我师父,心中很是不服气,埋下了杀机。

  一日夜里,木檞偷偷潜入我门中禁地,偷走了我们百草谷的天书‘回天之卷’,在无人的地方偷偷的练习,终于被我的师祖发现,本门的天书,历来只有掌门可以翻阅,木檞犯了本门的大忌,便是毒宗的长老们,也不能再护着他,众人商议完毕决定废掉木檞的功力。但是为时已晚,天书上的秘法,他已基本上全部学会了,为了提高自己的武功,更不惜自毁身体,以身养毒,功力大进。那天书确实威力强大,若参透了天书上的秘法,自身的功力的进益则不可同日而语。

  木檞神功既成,性情却变得更为暴戾残酷,似已入魔,双方撕破脸皮,木檞便大打出手,往日的同门在他的眼中不过是随手可以捏死的蝼蚁一般,那一战昏天黑地,我百草谷遭到了立派以来最血腥的屠戮,木檞的毒功使将出来,顷刻便取人性命,可怜那去追捕木檞的四十名谷中弟子,皆身死当场,师祖大怒,带领众长老和谷中的精锐弟子八十余名,一起追捕木檞,谁想那木檞,当真了得,以一人之力独战众人,竟也丝毫不落下风。身边的长老和弟子们,越战越少,师祖又惊又怒,命师父急忙去蘅芜宫请来蘅芜宫主,和众人之力,还有这‘惊梦之卷’,终于制住了木檞。

  木檞绝望之下,大笑数声,以自身为引,使出了‘万毒血咒’,这咒是‘回天之卷’中最为厉害的杀招,一但使出,不死不休。当时众人无防备之下,都已中了血咒,除了我师父和师祖外,一些根基浅的弟子,立毙当场,就连蘅芜宫的大宫主绿入烟猝不及防之下,也难逃厄运,可想此咒的威力。

  木檞以自身为引,活不了多久,拖着最后一口气,背着本门的‘回天之卷’跳下了百丈天崖。自此战后,我百草谷中弟子,除了师祖和师父外,一些根基浅薄的弟子,和数位长老皆死于木檞之手,共计一百三十七人。”

  众人听到此处,无不咋舌。无痴说道:“这木檞以一人之力竟然杀死了一百三十七人,真不可思议。那后来怎么样了?木檞死了吗?我门中的‘回天之卷’可曾找到?”

  众人也很好奇的望向老者,老者接着说道:“后来,师祖悲愤交加,再加上中了木檞的血咒,过了数日,也过世了。师父也中了木檞的血咒,知道也活不了多久,对蘅芜宫主的死也万分愧疚,便准备把这‘惊梦之卷’送还给蘅芜宫。师父好奇之下,不禁翻看了‘惊梦之卷’,阴差阳错下,竟然发现‘惊梦之卷’中有一篇记载可以清心避毒的秘法,于是便慢慢的习练,终于日渐好转,便一直将这‘惊梦之卷’带在身上。

  数月之后,师父的身子好了许多,始终放心不下,跳下悬崖的木檞,便亲自爬下悬崖去找,不料那悬崖下面却是一条巨河,水流湍急。若那木檞真的能侥幸不死,此刻也已不知被冲走了多远。但是师父还是不死心,沿着巨河一直向下找去,找了数年有余,也一无所获,返回百草谷的途中,在一溪边,拾回了我这个孤儿,抚养成人,随师父姓花,取名清溪。”

  花无名叹了口气说道:“原来我们百草谷还有这么一段旧事。”

  老者花清溪道:“是啊,一转眼,都已近五十余年了。师父临死时告诫我,天书威力巨大,尤其以‘惊梦之卷’最为邪毒,若是落入心术不正之人手中,危害甚巨,所以让我在他老人家死后将‘惊梦之卷’封存五十年。五十年后,若蘅芜宫派人来讨要,就送还与他。可是后来蘅芜宫自从大宫主绿入烟死后,宫内众弟子为争夺大宫主之位动乱不休,便将此事一直搁置,知道此事的人本就不多,人事更迭,一直自前几月,蘅芜宫才派人来索要。”

  花无痴问道:“原来是这样。那不知其余的几本天书都在何人手中,师父您能跟我们说一说吗?”

  花清溪道:“天书共分为八本,一本‘惊梦之卷’,原为天香国蘅芜宫所有,自五十年前落入我门之中,现在已归还给蘅芜宫;一本‘回天之卷’,原本为我们百草谷所有,可自五十年前,木檞身负此卷跳下悬崖,现在已经遗失了;一本‘回源之卷’,据传在沧海国国王汐瑤手中;一本‘不速之卷’,原为出云国,细雨楼主所有,可是据传也已遗失多年;一本‘万剑之卷’,据传在出云国,万剑阁主剑南生手中;一本‘无尽之卷’,据传在南离国,离火教中,自十余年前,教主失踪,此卷也下落不明;一本‘不破之卷’,据传在渊尘国,纯阳门主上官傲手中,至于这最后一本天书,是整部天书的总纲,不过一直以来也无人听说过此卷去向。”

  花无瑕说道:“天书一共八部,世间只留其一半,其余或是遗失,或是毁坏,那假如以一人之力,习尽八部天书的秘法,岂不是可以有通神的威力。”

  花清溪说道:“瑕儿所言不虚,但是天书秘法,凡人终难得以全法,随意驱使,若强力施为,则会用尽潜能,力竭而死。假如日后你们能有幸得到天书残卷,一定要徐图缓进,切不可急功近利,当心入了魔道。”

  众弟子皆道:“弟子谨记师父教诲。”

  花清溪满意的看了众弟子一眼后,说道:“今日就到此为止吧,你们师兄弟数日不见,好好说些话吧,都散了吧。”言罢,起身走出大厅。

  众人见师父走了,顿时热闹了起来,无欢和无悔立即将无痴围住。

  无欢道:“嘿嘿。‘无耻师弟’这次下山回来有什么好东西要孝敬师姐的啊?”

  无痴汗颜的说道:“是无痴师弟,不是无耻师弟。”

  无欢呵呵笑道:“不都一样么,反正都是一个意思。”

  无痴佯怒道:“那怎么能一样,读法上就不一样。”

  无悔掩着嘴偷偷的笑,说道:“别耍嘴皮子了,快拿出来,让我们看看。”

  花无双见众人有说有笑的,好不热闹,眼光环视过去,只见花无瑕仍旧在那里低头沉思,微蹙眉头的样子,很是好看,无双便走上前去,弯腰作了一揖,对花无瑕说道:“师姐,我有些事情想请教你。不知你是否方便。”

  花无瑕正自沉思,猛地抬起头来,这一下子,只见二人四目相对,鼻尖都险些碰在一起,都愣在了原地,无瑕脸颊上传来无双沉重而有力的呼吸,顿时晕红了脸,嗔道:“你靠这么近干嘛?”

  无双反应过来,急忙赔罪,无瑕也不是有意嗔他,看到无双在自己面前战战兢兢的小心模样,神色稍缓道:“什么事?”

  无双道:“现在有些不方便,请师姐借一步说话。”

  无瑕一对美丽的眸子灵动的转了转,心想莫不是无双以此为契机,寻由找我说话,我且看他所说何事,若非如此,便不可饶恕。嘴上说道:“好吧,我且跟你走上一遭。”

  无双道:“多谢师姐。”言罢二人,起身离开大厅,向外边走去。无悔这时正从无痴那里讨得了一个布袋木偶,那木偶套在手上,当真好玩,无悔自幼便在谷中清修,从未见过外面的景象,一件小东西便玩的爱不释手,自己得了宝贝,便要向无双去炫耀,却正好看到,无双和无瑕二人相跟着离去,不禁心里一酸,好不难受。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织恶传,织恶传最新章节,织恶传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