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恶传 第10章 百里飘香

小说:织恶传 作者:秋赋长风 更新时间:2019-09-14 20:17:47 源网站:棉花糖
  次日,众人吃罢早饭便早早动身,百草谷中只留下几个杂仆。众人毕竟都是小孩心性,除了无瑕郁郁寡欢,各个欢欣雀跃,异常的兴奋。

  花清溪骑坐在一头梅花鹿上代步,微笑着环视众人,感叹道:“哎,岁月蹉跎,可能我真的是老了,越发懒得动弹了,记得上一次出谷,还是四年前,试道大会的时候。”

  花无欢道:“师父,你老人家还年轻的很呢,一点都不显老,将来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花清溪高兴的抚了抚胡须,道:“就你这个小妮子嘴甜。”

  无痴不屑的撇撇嘴,对无双小声道:“这小妮子平素里就会拍师父马屁,逗师父开心。”

  无双闻言,笑出了声。无痴听到,随即问道:“这有什么好笑的,你居然也笑的出来?”无双调侃的道:“我在笑师兄,处处想着某人,想必师兄已经中毒不轻了。”

  无痴心知肚明,恼红了脸,掉过头不再理会无双,去找无名聊‘男人’的话题去了。

  花清溪心情复杂莫名,对众人道:“这次你们大师兄与天香公主能喜结良缘,为师难说好坏,届时一定也会有蘅芜宫和灵虚山的人前来,他们门下的年轻一辈的弟子娇气日盛,你们一定要避免和他们发生冲突,凡事尽量隐忍,莫要伤了和气。”

  一众弟子忙俯首称是,花无瑕听得众人议论大师兄的婚事,心情顿时不畅。低着头默默的赶路,细心的无悔看到无瑕的样子,走上前来,对无瑕小声说道:“师姐,你莫要太过在意,也许师兄看见你为他痴心的模样,回心转意也说不准的。”

  花无瑕淡淡一笑,言道:“师妹,你就别再劝我了,这些天我也想的差不多了。倘若他真的喜欢公主,那我应该祝福他们,而不是苦苦纠缠让他难堪。好了,我只是一时还有些不适应,过段日子就会好了。我们快些走吧,都快看不见他们了。”言罢向无悔会心一笑,当先走去。花无悔皱了皱眉头,快步跟上前去。

  时下正值初夏时节,虽然早上还很清爽,不过早雾一散天气便渐渐的炎热起来,一路上众人也未着急赶路,沿途风景自是美不胜收,看得众人不禁心旷神怡,尤其是从没出过谷的无悔等人,更是欢欣雀跃。花清溪对众人道:“我们快些赶路,日中时分便能到木克村,那里有一家酒肆,年月久远,不知是否还在。为师年轻的时候每次路过那里,便要畅饮一番,个中滋味细细品来,仍难忘怀。”

  花无名闻言大喜,说道:“如此甚好,走了一上午的路程,却也口渴的紧。”言罢当先大步走去。众人行了一晌的路,都觉肚饥口渴,虽仍谈笑嬉闹,却加快脚程,日刚过午,便来到了花清溪所说的酒肆,远远瞧见那笔直的大路旁,孤冷冷的立着一个酒幌,酒幌上写着个大大的‘酒’字,随着轻风微微晃动。

  花无名撇撇嘴道:“也无甚奇特之处,不知道何以让师父念念不忘。”花清溪笑而不语,抚了抚胡须,当先走去。待走的近些,无名双目突然大放异彩,鼻头耸动,言道:“好香,好香,不曾饮到便已醉了三分,师父所言果然非虚。”当先走进酒肆中,大声道:“酒家,快些将你家中的好酒上来与我们解渴。”身边早有招呼的小二将众人引至桌上,笑着脸道:“客官,您赶路辛苦,赶紧坐下稍歇片刻,好酒马上便来。”

  花清溪对那小二道:“小二哥,且将店中的‘百里飘香’与我们上一坛来,再给我们上些清淡的菜肴和几个馒头就成。”小二点头应道:“好咧,您稍候,东西马上就成。”

  店小二上菜的空档里,众人环伺了这酒肆一周,只见这酒肆虽然空间不大,却坐满了闻名而来的酒客和行路的路人。就着喷香的美酒,众人聊天叙话,嘈嘈杂杂,好不热闹,酒肆里众人正自聊天饮酒,猛然看到百草谷一行人,尤其是看到无瑕和无悔等美貌女子,目光便久久不能收回。无瑕怒视众人,众酒客心虚之下,均各自低头饮酒,不敢造次。

  片刻间,小二便将酒水及一应菜肴摆满方桌,美酒当前,花无名当先为自己满了一杯,一饮而尽,抿着嘴唇,一副陶醉忘我模样,放下酒杯,赞叹一声:“当真是好酒,好酒。”言罢又为自己满了一杯。那店小二闻言,笑着道:“那是自然,本店已有百年光景,店中好酒是祖传秘法酿制,用的是后山中的甘洌的山泉水,自不比别家。客观若是爱饮便多饮些,这酒劲头小,不会误了客官的脚程。”

  花清溪微笑抚须,言道:“好一张能说会道的巧嘴。便为我等再来一坛吧,这些银两赏给你这张巧嘴。”花无涯闻言,连忙从袖中掏出些银两递与小二。小二得了赏银笑的更是谄然,应了声诺,欢欢喜喜的转入后厨中去了。

  众弟子纷纷品尝美酒,皆赞不绝口,无双前世未有饮酒的习惯,酒入口中,也觉得甚是好喝,就连众女弟子也多饮了几杯。

  正自众人饮酒吃饭时候,却听的旁桌的酒客,议论起近日发生的奇闻轶事,众人未曾出谷,平日间全在山中清修,与外事知之甚少,皆侧耳倾听。

  却听旁桌一人道:“贤弟这次从国香城回来,可有些新奇事物,说来给愚兄听听。”身旁那人闻言,忙放下酒杯,道:“杜兄要说起这新奇事物,国香城中倒还真是有一件,那便是天香公主悔婚南离国太子南宫琰,下嫁国士府花无眠一事。”花无瑕一听事关花无眠,立即凝神倾听,握着杯子的手也不禁微微颤抖。

  杜姓男子忙道:“天香公主自幼便许配给南离国太子南宫琰,以止战乱,才换来这十几年太平光景,这事儿人尽皆知,况且当年还有南离国盖过大印的婚书,眼见婚期将至,却怎能临时改嫁给国士府里的人呢?”

  那人饮了一口杯子美酒,道:“谁说不是呢,但小弟听得市井传言,不一而足,有人说,天香公主与花无眠一见倾心,芳心暗许,不顾婚约,公然下嫁花无眠。却还有人传言,天香公主偶尔听人言那南离国太子,身材矮胖,五官不端,性格暴戾,且与后宫中众侍**乱,天香公主,天姿国色,仙女一般人物,蕙质兰心,自是不愿嫁给那禽兽一般的太子,再说王美人,平时里最是宠爱这位公主,也不愿天香公主远嫁别国,便与国士府中年轻英俊的供奉中遴选出一位,与公主成婚,天香公主并不喜欢这位花无眠,无奈婚期将至,也别无他法,只有这花无眠才貌品行勉强入眼,这才委身下嫁与他。”

  杜姓男子也痛饮一杯,道:“哎!十五年前,南离国恼怒前太子南宫炫死在我国边境之中,死不见尸,其弟南宫焕继承皇位后,为其兄复仇,举全国之兵,携离火教、烈焰门、天雷堂数千异士攻打我国,那一战,昏天黑地,愚兄当年前线抗战,仍不忘当日浴血光阴,每自午夜梦回,仍然心惊不已。若不是我国灵虚山、蘅芜宫还有百草谷的医仙拼死杀敌,恐怕当日已城破国亡。后来我皇递上降书,年年进贡的药材锦缎,美女奇珍不计其数。那南宫焕仍不满足,让当时五岁的天香公主与他尚未满岁的儿子南宫琰立定婚约,以示诚意,才肯罢兵,我皇无奈之下方答应这桩婚事。此事真乃是我国莫大的耻辱。”

  旁边那人道:“杜兄莫要妄言国家是非,当心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事儿。”两人思忆从前,无奈痛饮。

  花无瑕听得多时,心想若大师兄成婚之事真是二人所言,也许大师兄也有自己难言的苦衷,若真如此,可能事实并非自己想的那般,彷如死灰的心又重新燃起了希冀的火苗。无双看到无瑕面上的表情,也已猜到了七八分无瑕的心思。无奈摇了摇头,喝完一口酒,悠悠的看向酒肆之外,目光所极之处。

  却看见酒肆外面的官道之上,远远地驶来一架马车,那马车由远及近,定睛一瞧,却见得头前两匹骏马,身躯健硕,四只修长,脚蹄轻捷,长鬃飞扬,神采奕奕,一见之下,当真让人不由得赞叹,再说那马车也华丽雍容,富贵异常,车辘用铁皮包裹,窗牖被一帘淡蓝色的绉纱遮挡,让人不禁浮想,这纱后的人究竟是怎样的人儿。

  马车前面有一壮汉,坐在一小凳上,手握着缰绳,悠悠的赶着马车,紫髯面皮,身材魁岸。马车缓慢前行,待行到酒肆前不远处,见那大汉探身进车帘之内,与马车里的人叙话。片刻后,大汉回过身来,一甩缰绳,马车斜斜地向酒肆行来。

  小二眼尖异常,早早便侍立在外,见得马车驶来,连忙快步上前,牵过大汉手中的缰绳,殷勤的说道:“客官,里面请,交给小的就成。”

  那大汉也不答话,随手将马缰交给小二,跳下车来,将小凳置于地上,对车内的人道:“少爷,我们到了,请您移步吧。”

  车帘中缓缓伸出一只手,掀起车帘探出身来,踩着小凳下得车来。却说那人,身材修长,身穿一袭碧绿色衣衫,头上束着紫金碧玉冠,乌黑的发整齐的垂在肩后,腰间一条白绸带,两只凤凰玉璧挂在两旁,玲珑剔透,脚上一双方头靴,绣着白云出岫图。十八九岁模样,面如霜染,没有一丝血色,看上去便像一个久病之人,深邃的眼睛,散发着迷人的光泽,高挺的鼻梁下一张色如朱丹的双唇。若单论相貌,无双和无尘足以比肩此人,但是此人身上的高贵气质,却是众人所不具有的。

  小二早将马车拴好,喂好草料,麻利的转入店中,为主仆二人引路。乡间小肆也无幽坊雅间,二人也自厅中坐下,那大汉瓮声瓮气的对小二道:“只管上些精品小吃,再与你们店中的美酒来上一坛。”

  小二应了声是,转身下去。等候片刻,那少年竟独自咳嗽了起来,一声急过一声,急得大汉,抓耳挠腮,说道:“少爷,您该吃药了。我去与你取来。”那少年悠然一笑,摆摆手,道:“稚奴,罢了,这些药自小吃到大,也不见有一丝好转,该咳还是咳,不吃也罢,与我倒些白水来漱口。”叫稚奴的大汉连忙为那少年倒水漱口,少年漱过口之后,气色明显好转了许多,稚奴也略微放宽了心。小二将‘百里飘香’和精美小吃为二人端上,稚奴频频为少年布菜,自己却未吃上一口,却对着一坛‘百里飘香’咕咕牛饮。

  少年闻得酒香,道:“稚奴,与我斟一杯来。”稚奴闻言,面露难堪道:“少爷,您的身子饮不得酒,否则会加重您的病情。主人怪罪下来,可如何是好。”少年微微一笑道:“怕甚?爹爹远在千里之外,你我不说他又如何会知道。”稚奴一想也是这个道理,便满满为少年斟了一杯。少年未饮先嗅了嗅,赞道:“不曾想这等偏僻的地方竟也有这等美酒。难得,难得。”

  酒刚入喉,少年便剧烈的咳嗽起来,一口美酒也喷将出来,咳得比刚才还要厉害,直咳得面红耳赤,牵心扯肺。稚奴一见也慌了神,为少年又是拍背捶胸,又是递水擦汗,好一阵忙乱,少年咳了一会儿之后,渐渐平息,也不知是剧烈的咳嗽,还是羞赧而至,少年的脸红的异常。叹息的道:“酒是好酒,可惜我无福消受。”

  花清溪眼见此景,抚须微笑,伸手入袖,掏出一个紫色的小瓷瓶,递与无双,对无双耳语了一番,无双应了声是,起身向主仆二人走去。

  无双对那少年道:“兄台请了。我奉家师之命,将这瓶‘凝香丸’交予兄台,这药对咳嗽哮喘有奇效,只要感到胸口难忍想咳嗽的时候,吃上一粒,便可无碍。”那少年忙拱手道谢,感激之情不足言表。稚奴接过瓷瓶,打开瓶塞倒出一粒,送入口中。无双莫名,诧异了刹那,旋即明白这汉子是怕药中有毒,以身试药,无双不禁气愤异常,心想我师父见你主人病痛难耐,好心与你送药,你却这般度人。当真欺人,顺手抄过瓷瓶,道:“既然兄台担心药中有毒,我看这药不吃也罢。”

  稚奴试过药,觉得无恙,便知自己太过于小心,连忙伸手抱住药瓶,死不撒手,无双挣了几次都挣不脱,看到稚奴那副认真稚嫩的模样,不觉好笑。少年连忙起身,躬身行了一礼,道:“兄台莫要动气,稚奴自幼便跟着我,照顾我的起居,忠心无比,一心为主,无意间拂了兄台的好意,望请见谅。”

  无双眼见这少年,谦恭有礼,气便消了大半。将瓷瓶递给少年,少年接过瓷瓶,取出一粒,就水吞下,顿时觉得胸口顺畅,舒坦无比,方知此药非是凡品。又是一番道谢连连。对无双道:“兄台一番好意,晚生感激之至,不知可否代为引荐一下令师,我好当面表达一下自己的谢意。”

  无双回道:“有何不可,兄台这边来。”

  无双向花清溪表明少年来意,少年见到花清溪,连忙拜倒言谢。花清溪连忙扶住少年,言道:“小事而已,不必如此。你久咳不愈,这药只能暂时缓解你的痛苦,却不能彻底根治。”少年道:“无妨,如此这般,前辈对我已经恩同再造,不敢再妄言他求。”

  话未说完,只见稚奴‘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对花清溪道:“前辈大恩,小奴感谢万分,但是感请前辈将这‘凝香丸’的药方赐予小奴,他日若少爷又再发病,身边又没有了良药,难免还会像以前一样痛苦。稚奴给您磕头了。”言罢,头如捣蒜一般磕在地上,‘咚咚’的直响,本来七尺大汉却如小孩子一般,娇憨无比。看得无悔和无欢皆掩口偷笑。

  花清溪沉默了刹那,摇了摇头道:“好,念你一片忠心,我便将这药方告与你知。”言罢吩咐店家,取过笔墨将药方记与纸上,交给稚奴。稚奴欣喜的起身接过药方,小心翼翼的放于怀中。又朝着花清溪拜了拜。

  那少年躬身道:“晚辈莫央生,未敢请教前辈尊姓大名,亦好日后报答前辈恩情。”

  花清溪未及答言,只听花无痴道:“好说了,你且记好,我师父便是百草仙谷掌门花清溪是也。”

  莫央生闻言,忙道:“原来是百草谷清溪散人,难怪医术如此了得。晚辈今日真是三世之幸,得遇老神仙,无奈身有要事,无暇抽身,否则一定亲自前往谷中拜会,聆听教诲。”言罢伸手将自己身上的一对凤凰玉璧取下,奉给花清溪,道:“身外之物,望前辈勿嫌弃晚生事故,将此物收下,以好表达晚生一片赤诚之心。”

  花清溪摆摆手,将一对玉璧又推还与少年,道:“公子休言此语,今日相逢皆是缘分,本不必记挂在心,更不应有此举,他日有缘,还会相见。”

  莫央生不好推辞,只好作罢,又自躬身行过一礼,道:“如此诸位请见谅,晚生拜辞。他日有缘,定会再见。稚奴,我们动身吧。”言罢正欲转身离去。

  众弟子皆起身拱手道辞,无双却忙对莫央生二人道:“莫兄且慢,我观莫兄衣着华美,非是寻常之人,且看你二人马车西向,可是要去那国香城?”

  莫央生转过身来,对无双道:“兄台好细腻的心思。我与小奴正是要去那国香城。”

  无双大喜道:“如此最好,我等众人也是要去国香皇城,假如公子不嫌弃我等脚程慢,可愿同行?”

  莫央生也是欣喜万分,连忙应道:“有何不可,求之不得。却不知有没有叨扰到老神仙清静。”

  花清溪抚抚须道:“不碍事,你们年轻人,正应该多多交往。”稚奴察言观色忙与小儿会过酒账,众人也都酒饱饭足,不觉间已耽误不少时辰,花无涯起身也要去会酒账,不曾想那小二却道稚奴已一并会过了,花无涯心想这莽汉憨头憨脑,倒也懂事。便不好再做计较,显得自己小气。谷中众人与莫央生二人相继起身而去,琐事碎言不一细表。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织恶传,织恶传最新章节,织恶传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