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恶传 第19章 师徒情深

小说:织恶传 作者:秋赋长风 更新时间:2019-09-24 22:06:13 源网站:棉花糖
  驿馆之外,花无眠犹自跪在远处,不曾移动分毫,身旁那女子,便陪着他,二人一句话也不说,时间仿佛定格在了那里。而在不远处的屋顶之上,还趴着两个人儿,那女孩不时便吐出一个瓜籽皮,模样好不可爱,无双烦恼她吵闹,便挪了挪身子,离她远些。

  千珑倒也满不在乎,道:“这两个人你认识啊?”

  无双道:“嗯,他们是我的大师兄和二师姐。”

  千珑道:“哦,原来你们都是百草谷的弟子啊。”

  无双扫了千珑一眼道:“你怎么知道我们是百草谷的?”

  千珑一副瞧白痴的模样,道:“屋底那男子是天香国国士府里的花无眠,是百草谷清溪散人的大徒弟,过几日便要成为驸马爷了,整个天香国谁人不知,你既然叫他师兄,你说我是怎么知道的。”

  无双知道耍嘴皮子自己不是这女子的对手,便也不再做声。但千珑仍自不依不饶地道:“话说,人家师兄师妹情深意长,你却这么在意,你是不是喜欢你二师姐啊?”

  无双板着脸道:“我和你只见过一面,也不是很熟,况且还有些恩怨,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

  千珑道:“人家只是有些好奇嘛!”

  无双冷冷得道:“你年纪轻轻,以后最好少好奇一点,当心你的好奇心那一天害死了你。”

  千珑犹自不惧道:“你少吓唬我了,我一个人闯荡江湖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什么场面没见过。”

  无双听到千珑这番话,到真是对眼前这个女孩有了一个重新的认识,敌意便也少了一些。正要张嘴说些什么,只见千珑突然伸过手来,堵住了自己的嘴,并示意自己向下看去,无双顺着千珑的指示看下去,只见到花无瑕嘴唇张了张,似是说了些什么,无双忙凝神去听。

  只隐约听到无瑕道:“还记得小时候淘气,每回我闯了祸,总是你替我受罚,那时候你也是这么跪着,我就偷偷给你拿吃的,在旁边陪着你说话,那时候我们又说又笑,那段时分真的是瑕儿最快乐的时候。时间真的是最可怕的东西,而现在只有你我,还是你在跪着,我陪着你,难道你就一句话也没有想对我说的么?”

  无眠闻言,嘴唇张了张,叹了口气道:“瑕妹,我知道你的心思,可是人世间的事情,终究不是自己所能左右的,从今后,忘了我吧!”

  无瑕听到这话,终究是忍不住,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道:“记的只是一瞬间,忘记却又要多久?假如你从未离开百草谷,那该有多好,那该有多好,该有多好……”

  无眠不敢去看无瑕,伸手入怀,掏出一个布包,递给无瑕道:“从此后,我既是你的师兄,也是天香国的驸马,这东西还给你,就当是我负了你,今生无缘,假如还有来世,我……”花无眠终究是没说出来世如何。

  无瑕拭了拭眼泪,颤抖着接过那个布包,顿时心如死灰,道:“哈哈,可笑,原来真的是我一厢情愿,我还天真的以为你是有什么难言的苦衷,现在想来,我真是太傻,太傻。”言罢,将那布包顺手一挥扔了出去。一甩衣袖,掩着面掉头离去。

  世事本来就是这么巧,那布包被无瑕奋力扔出,竟不偏不倚地飞向无双,无双看到那物向自己飞来,便伸手接过,只见那布包已经散开了些,无双轻轻将布包打开,定睛一瞧,只见是一缕头发,用粉色的细丝绾着,无双看着那缕头发,想到了二师姐花无瑕那一头的青丝,竟不觉的痴了。

  千珑愤愤的道:“你大师兄,真不是个东西,为了荣华富贵,负心薄幸,哎,你们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自古伤心的人都是痴心的女子。”

  无双回过神来,心想这关我什么事儿啊?看到千珑年纪比自己还小,竟然幽幽地说出这么一番话,到也真是有趣,但随即想到二师姐倒也真的找不到话来反驳她。无双转世为人,对屋下这位师兄可当真是一点印象也没有,根本无法从往日种种分辨出花无眠的品性,所以也不好下断论。

  无双细细地注视着花无眠,却见到花无眠待无瑕走得远了,竟也留下了泪来,垂下头去,咬着衣袖,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来。无双看到此处,便也明白,无眠是真的喜欢过二师姐的,但还是不明白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去当什么驸马,难道真的是无可奈何?

  “心痛吗?”无双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却见不到人。花无眠闻言,仰起头来,轻轻道了声:“师父。”

  阴影中走出来花清溪,幽幽月光照在花清溪的脸上,更加显得仙风道骨,飘飘如仙。

  花清溪慢慢走向花无眠,伸手抚了抚花无眠鬓边的碎发。说道:“你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虽然没有父子之名,却有父子之实,你是什么样的人,为师心里一清二楚。”

  花无眠闻言,俯倒在花清溪脚下,轻轻道:“师父,我……”

  花清溪摆了摆手,打断了花无眠,继续说道:“从小我便教育你,为人要忠厚宽宥,莫走邪道,幸苦传授你化生绝学,要你学成之后,造福天下黎民。四年前试道大会,你技压众人,没让师父失望,你帅气洒脱,自然惹女孩子喜爱,自小你与瑕儿便青梅竹马,互有情意,为师揣着明白装糊涂,不去管这些琐事,你为人善良,对待师弟师妹们,如同自己的弟弟妹妹,我心中早就选定你来做百草谷下一任掌门,你要留在国士府去当那供奉,师父也不拦你。可是,花无眠,白日间当着那么多人面,你不想说,现在只有你我二人,我再问你一遍,我为何生你的气,你可知道?”

  花无眠闻言,道:“我不顾天香国大忌,娶早有婚约的天香公主为妻,毁坏与南离国盟约,必会挑起两国之间的大战,到那时,无眠便要背负天下骂名,成为整个天香国的罪人。到时候为天下人所不齿,千夫所指,万人唾骂,身败名裂,为百草谷蒙羞。”

  花清溪黯然地点了点头,道:“聪明如你,又怎么会想不通这个道理呢?为师到此时仍相信,你是有苦衷的,就好比你心中明明还爱着瑕儿,却如此决绝的让她死心。花无眠啊花无眠,你还不想说么?”

  花无眠闻言,又留下了泪,道:“师父,我……”终究未吐一字,就连屋顶上的二人,也替花无眠暗自着急。

  花清溪见花无眠欲言又止的样子,终究不忍心再苦苦相逼,摆了摆手道:“罢了,内中种种,不说也罢,日后自会见个分晓。”

  花无眠闻言,见到花清溪如此模样,终忍不住,俯倒在地,痛苦失声。

  花清溪道:“罢了罢了,我再问你,现今皇上身体如何?”

  花无眠答道:“皇上已垂暮之年,身体自然一年不如一年,现今已老眼昏花,不能自己处理国家大事了。我观皇上也就这一两年的光景了。”

  花清溪若有所思的道:“那现在是何人在把持朝政?”

  花无眠道:“现今是王美人掌管朝政。”

  花清溪皱了皱眉头,道:“皇后娘娘呢?难道也不出来主持大局么?”

  花无眠道:“一年前,皇后中了风,现今只能瘫在床上,已与废人无异。”

  花清溪有些诧异,接着问道:“太子现在如何?”

  花无眠答道:“太子年幼,少不更事,还在东宫进学。”

  花清溪接着问道:“国士府,现在归属何人管辖?”

  花无眠道:“国士府三十六位供奉,直接听命与王美人,别人调派不动。”

  花清溪沉默了片刻,仰起头来,缓缓地道了声:“眠儿,这天马上就要变了,你在这皇城之中,要多多小心,千万莫被有心人给利用了。”

  花无眠道:“眠儿知道该怎么做,请师父放心。”

  花清溪道:“眠儿,无论怎样,莫要忘记,你的背后是百草谷,那里是你永远的家。”言罢伸手,扶起了花无眠,道:“还傻跪着做什么?又没人看见,快将眼泪擦擦,眼下皇城还在禁严,你也回不去国士府,随师父进屋,吃些东西,下几盘棋,让为师好好考究考究你的棋艺,可曾荒废。”

  花无眠放下心事,倒也轻松,被师父扶起,可能跪的时间有些久,险些摔倒在地,歉意地笑笑,便慢慢地跟着花清溪进了屋去。

  眼下天色已然很晚,无双见师父与大师兄进了屋,便意兴阑珊,想要回去,双手却不知觉的将那布包塞入怀中,不想这个小动作被千珑一清二楚的看到了,随即调侃地说道:“这样倒也好,某些人就可以乘虚而入了。”

  无双自然听懂了千珑的弦外之音,随即解释道:“你莫要胡说,我已有了心上人。”

  千珑闻言,双眼大亮。兴冲冲地问道:“说来听听,你心上人是那个?是花无欢,还是花无悔?”

  无双闻言,脸色顿时极为难看,左手瞬时发力,掐住了千珑的喉咙,恶狠狠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对我们百草谷的事情知道的一清二楚?”

  千珑被无双擒住喉咙,顿时难受万分,但是无双从千珑的双眼中看出,她竟然一点也不畏惧,而且竟然还有恃无恐,这就太不合情理了,无双瞬时感到一阵寒意,手上又用了用力,道:“快说。”

  千珑伸手指了指无双的手,无双便松开了些,但仍擒着千珑的脉门,只留下千珑出气的空隙,千珑稍微透过了些气,道:“你这人翻脸比翻书还要快些。”

  无双道:“休要废话,我问你什么你便答什么。”

  千珑赌气地道:“你现在掐着我的喉咙,我不舒服,心情也不会好,我不想告诉你。”

  无双倒是气笑了,道:“受制于人,还谈什么心情?”

  千珑见无双不吃这一套,便又道:“你的手不规矩,再往下点便要摸到人家的胸口了。你个大色狼。”

  无双闻言,顿时发现,自己的手离人家女孩子的胸确实太近了些。忙将手缩回来,但是嘴上仍不认输,扫了一眼千珑荷包蛋一样的胸口,道:“你哪有胸?”

  千珑是真的怒了,恨不得撕了无双的嘴。但也没有办法真的发作,只能强自忍耐。

  无双见千珑吃瘪的模样,想笑却又强绷着脸,问道:“你的身份神秘,又对我百草谷了如指掌,不是宿敌便是好友,在下请问千珑姑娘,究竟是友是敌?”

  千珑见无双认真的样子,倒也不好真的再嬉皮笑脸,只好答道:“我与你们百草谷既非宿敌,也非好友,严格来说是一点关系也没有。这下你放心了吧。”

  无双听到千珑打太极的一番话,知道自己在这个聪明如鬼的女孩身上一点话也套不出来,只好作罢,便道:“如此便好,天色已经不早,我也该休息了,以前的事情就算了,日后有缘,江湖再见。”言罢,扬扬手,打过招呼,便要下了屋去。

  千珑见无双要走,忙将瓜籽仍在一边,嘴上忙道:“等一下。”

  无双回过头来,道:“还有何事?”

  千珑拍拍手,咧着嘴笑着道:“话说回来,你的心上人究竟是那一个?”

  无双瞬间感觉头大了一圈,恶狠狠地道:“关你屁事。”便一个跟头翻下了墙头,留下意犹未尽的千珑,呆在墙头。

  千珑见无双走了,便自言自语道:“哼,你不说我也猜到了。”言罢,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一提身子,便消失在了墙头。

  千珑穿街过巷,几个起落之后,来到一处药铺。千珑立定身形,借着月光抬头瞧去,见着门头的牌匾上写着‘齐记药铺’,开心地一笑,道:“就是这儿了。”言罢,用手轻轻叩了叩门。不消片刻,便出来一个伙计为千珑开了门,千珑侧身闪进门去。在伙计打指引下,千珑进了后堂,环视一周,只见得后堂之内,灯火通明,正座之上,端坐着一个黑衣人,通身全黑,一个偌大的斗篷将头部全部笼罩在黑暗里,看不清里面的一点光景。黑衣人下首,坐着一个俊朗的少年,那少年正自顾自地饮着茶,见到千珑进了门,只稍微扫了一眼,便不再瞧她。少年身后立着一个虬髯大汉,无精打采,双目呆滞,显然已困乏的极了。

  千珑忙上前,抱拳道:“离火不熄,圣教永存。卑下千珑,见过尊主。”

  那黑衣人道:“可见过你的兄长了?”

  千珑答道:“回尊主,驿馆内人多眼杂,恐泄露行踪,千珑还未曾见过家兄。”

  黑衣人道:“嗯,相机行事,你做的很好,现下国香城高手云集,蘅芜宫和灵虚山的老家伙们都在国士府里,行动之前,万不可因小失大。”

  千珑忙答道:“卑下知道。”

  黑衣人抬手指了指那少年,道:“这位是我教护法莫修贤之子,莫央生。本次由央生,进宫将东西偷出。你的任务便是从旁接应,东西一旦到手,便交由你火速带回我教,一刻也不许耽搁,你可听明白了。”

  千珑认真地答道:“卑下明白。”

  莫央生放下茶盅,伸手从衣袖里掏出一张草图,道:“千珑来看。到时你便提前来这里等着,一旦东西到手,我便会从这里逃走,到时候我们便在这里接头。”

  千珑双眼转动,片刻便将那草图记牢在心。道:“公子放心,千珑定不负厚望。”

  莫央生见千珑如此聪明,便收起之前的轻视之心,道:“如此便好,时间已经不早了,你也早些下去休息吧。”

  千珑附身道:“恭请教主圣安,如此千珑便告退了。”言罢,便退出房去。

  待千珑走后,莫央生道:“三叔,当年苦心培育的死士,现今各个身怀绝技,当真是我教最大的功臣。”

  现下只有二人在场,那黑衣人便没有那么拘谨了,柔声道:“哎,些许功劳,如何跟大哥与你父亲比得。央生,此行凶险万分,你可要万分小心。”

  莫央生道:“三叔放心好了,央生已胸有成竹。”

  黑衣人笑了笑道:“如此甚好,不过你也不要害怕,到时候你大伯和你父亲也会从旁策应。”

  莫央生闻言,很是高兴,道:“爹爹和大伯到时候也会来吗?”

  黑衣人道:“恩,毕竟你是第一次执行如此凶险的任务,他们也不是很放心,假若你有个好歹,你父亲那里到还好说,你四娘还不得把我撕了。”

  莫央生闻言,一张脸顿时红透了,忙岔开话题,道:“不知这千珑的兄长是百草谷哪一位弟子?”

  黑衣人见莫央生的窘态,便不好再逗他,便道:“千珑的兄长便是百草谷四弟子,花无尘是了。”

  莫央生道:“原来是这样。”

  黑衣人道:“我已命他调查教主之子的下落,想来这几日便会有个结果。”

  莫央生道:“我已听四娘说过。教主之子现在就在百草谷里,假如传言是真,教主定然会很高兴,了却心中这个心病。”

  黑衣人道:“细雨楼主,一向是只认钱不认人,但是细雨楼的消息向来还是准确的。此事大可放心。”

  莫央生道:“如此甚好,时间已经不早了,三叔终日为我教操心,早些休息吧。央生就不叨扰了。稚奴,我们走了。”

  黑衣人摆摆手,道:“去吧,天色真是不早了。”

  稚奴闻言,如蒙大赦,忙开心的道了声是。拜过黑衣人,随着莫央生离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织恶传,织恶传最新章节,织恶传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