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斌在五点半准时下班,这个时候路上已经很少有车辆和行人。

  大多数的人应该都在家里陪着家人吃着饭聊着天。

  迎着寒风他慢慢的骑着那个快要上冻的电动车,其实这个时候骑车简直就是上刑,因为风从四处往身体里灌,穿再多衣服都感觉好像没有穿一样的冷。

  十几分钟的路程,周斌感觉好像是过了一年那么久。

  路上,他在猜测到家时会是什么场景?

  秦婉和想象中一样会等在门口吗?

  悦悦会是在沙发上一边吃着零食一边看电视吗?

  爸爸去世的第一个除夕,妈妈肯定会触景伤情伤悲的吧?

  归心似箭的周斌把车子的油门加到底,可是两个轮子的车子最快也就跑40迈怎么也快不起来。

  终于他抖着身子到了自己家楼下,停好车子急急的往楼上跑去。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已经三十岁的自己,还会有小孩子那种迫不及待的感觉在催着自己快点再快点。

  看到自己家的房门上什么都没有贴他就知道妈妈肯定是按照老习俗要为爸爸守孝三年。

  开门的时候,周斌的手激动的有点抖。

  推开门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抱着娃娃的悦悦正眨着大眼睛看着他。

  “爸爸,你回来啦!”悦悦淡淡的笑了一下,并伸头往外看了看,什么也没有看到就失望的收回目光往客厅走。

  周斌关上门的时候心中一阵苦涩,秦婉果然没有来。

  餐厅里飘出浓郁的肉香味,奶奶还在炒着菜,那个十几年的老式抽油烟机发出很大的声音,吵的周斌的心有点烦躁。

  看着餐桌上已经放了火锅和七八盘菜,周斌走过去阻止妈妈再多做菜。

  奶奶看了看周斌,没有说话。周斌清楚的看到妈妈的眼睛是通红的,还隐约有泪痕没有擦干净。

  “妈,够吃了就好,做多了浪费。”周斌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本该开心团圆的日子,现在过成了这样。

  “最后一个菜是你爸爸最爱吃的,做好了就不做了。”妈妈轻声的说着,手中的锅铲没有停止的翻着菜。

  周斌也不再多说什么,回到客厅,看到爸爸的遗像前电子蜡烛已经通了电正发出红红的光。

  三支冒着袅袅青烟的香在小巧的香炉里插着,三盘贡品,分别是苹果,奶糖和蛋黄派。

  这些都是爸爸生前最喜欢的水果和小零嘴。

  悦悦虽然眼睛在看着电视机,但是余光在观察着周斌的一举一动。

  “悦悦,今天这件衣服真好看。”周斌为了让自己的心情好点故意和悦悦说话。

  “爸爸,这件衣服是元旦的时候,秦老师送我的,已经穿过三次了。”悦悦突然对秦婉的称呼发生了变化让周斌吃惊。

  “怎么突然改口叫老师了?”周斌奇怪的问。

  “她本来就是我老师啊,没有什么不对的。”悦悦撅着小嘴翻着白眼很是不待见的看着周斌。

  周斌知道她这是在怪自己没有去接秦婉来过年,昨晚上她睡觉前特意问了很多遍会不会去接妈妈来过年,周斌都敷衍过去了。

  “奶奶说,结婚了才能叫妈妈,不然别人会笑话秦老师的。以后我都叫她秦老师。”悦悦声音低落的说着,手不断的拉着自己怀里娃娃的毛,只是揪了半天一根也没有揪下来。

  周斌伸手拉过悦悦,摸着她的小脑袋:“喜欢秦老师当妈妈吗?”

  “当然喜欢啦。我觉得她就是妈妈。”悦悦抬头看着周斌,两只眼睛上的长睫毛显的她的眼睛大又圆,水汪汪的看着让人觉得无比可爱。

  “洗手吃饭了。”奶奶在厨房喊了一声,周斌把要说的话咽了下去,拉着悦悦去洗手吃饭。

  因为车子还在维修,顾颜给秦磊打了电话让他下班要么坐公交要么打的回来。

  当秦磊赶到家时刚好六点半,他六点钟下班,而且还是领导让他先回来的,领导还在值班中。

  他们值班的主要工作是监督市民们不要在除夕夜燃放明火的鞭炮和烟花。

  虽然禁烟花和鞭炮也有十几年了,现在大多数人不放或者选择电子鞭炮只有声音没有明火也没有安全隐患。

  但是每年总有那么一些守旧的人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鞭炮劈啪啦的放,这可是最大的安全隐患。

  如今小区的房子间距都那么小加上前段时间的两次大火,领导们对于春节期间的安全可是看的比什么都重。

  秦磊春节值班几步上都是针对安全问题,所以连续值班两三的他也是很有经验了。

  刚进门的秦磊,看到客厅和餐厅被几个女孩子给布置的喜庆又温馨不由的笑着看了一圈。

  “我猜这百合花是姐姐亲手挑的并亲手剪枝插瓶的吧?

  这富贵竹是颜颜选的吧?这丫头就喜欢实惠又长久的东西。

  这些花里胡哨的气球和吊饰是林阳选的吗?”

  秦磊指着那缠绕着客厅隔断的红红绿绿的彩灯满脸嫌弃的问着。

  在餐厅里帮忙端菜,摆碗筷的几个人都没有搭理秦磊,因为那些是刘微纹买回来,并自己一点一点挂上去还不要别人帮忙。

  刘微纹忙好手中的事情假笑着走到秦磊面前,看着他:“你刚才怎么评价这些吊饰和气球的啊?”

  秦磊一看她的表情就猜到了这些东西肯定是她弄的,赶紧的表现出一副欣赏的表情看着那些彩灯:“五彩斑斓的颜色,华光溢彩的光和这万家团圆的节日气氛很符合。妙哉!”

  顾颜不由的嫌弃的看了秦磊一眼,果然这个男人看人说话。

  刘微纹微笑着拍拍秦磊的肩膀:“哥哥好眼光,难怪颜颜姐姐会看的上你呢!嘻嘻嘻。”

  秦磊听到刘微纹这话一点开心的感觉都没有,反而觉得她好像在讽刺自己?

  其实,刘微纹就是在讽刺他变脸变的快。

  秦磊摊摊手,表示这年头男人想要好好的活着真的是太难了。

  秦婉听到客厅这个小插曲后,忙完了最后一道甜汤笑呵呵的招呼大家过去吃饭。

  早就饥肠辘辘的秦磊跑过去捡起一个鸡腿就啃了起来,被顾颜打在手背上:“洗手了吗?”

  “不干不净吃了没病!”秦磊一边含糊的回答一边快速的咬着肉。

  林阳嫌弃的递给他一个一次性手套让他戴上,秦磊感激的冲林阳笑了一下。

  然后,他就看到林阳戴上手套后捡了一个最大的毛蟹开始坐下慢慢的吃。

  “有大闸蟹你们不早说?!”秦磊把鸡腿放下大喊。

  “你瞎啊?这么一大盘看不见?”刘微纹拿了三只放在自己面前的空盘子上也坐下撬起了蟹壳。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言情小说,重生小说,玄幻小说,都市言情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睽睽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总有温暖等着你,总有温暖等着你最新章节,总有温暖等着你 棉花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