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娱乐 文化教育 论坛 军事 科技 读书 社会新闻 人物 摄影 问卷调查 政策法规 机构职能 小说 诗歌 图片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摄影 >
如果我们像福尔摩斯一样老了,人工智能会帮我们吗?
时间:2018-01-05 字体:[ ] 来源:网络整理 视力保护色:

如果我们像福尔摩斯一样老了,人工智能会帮我们吗?

姜伯静 2015-10-20 11:39:35

前几天,看电影《福尔摩斯先生》时,我突然有一种自己也老了的感觉。

影片中的小男孩罗杰,演技远远超出了他的年龄。看到了罗杰时,我想起了哈利波特这个形象,同样是英雄出少年。但可怕的是,我就是想不起“哈利波特”这个名字,这时我就问自己,难道像《福尔摩斯先生》中衰老、失忆的福尔摩斯一样,我也衰老了?不知道,人到中年的您,是否也经历过这种看到一个人、一件事、一个物件,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他(它)叫什么的窘境?

是啊,连神奇、睿智、聪慧如福尔摩斯这样的人都会老去,都会记忆力衰退,都会健忘,更何况士我们凡夫俗子呢?至少,我还知道自己叫姜伯静,所以还有时间思考这个问题。

福尔摩斯的医生为了观察老人的病情,告诉他,哪一天忘了什么时,就把日期记在一个日记本上。福尔摩斯反问医生:“如果我把这件事也忘了呢?”是啊,如果连“忘记”这个词汇、这个概念都不再拥有,那么“遗忘”还有什么意义?

所以,在自己还明白“忘记”的含义时,给自己留下一些提示,免得自己什么都不记得。就像《记忆裂痕》中的男主角一样,给自己留下很多追寻记忆的线索。而福尔摩斯,则把罗杰的名字记在袖口上,一旦看到这个男孩却不知如何称呼时,就偷偷的看一下,免得自己尴尬,为自己寻得快乐。

福尔摩斯终究不能避免自己的老去,生与死的两扇门,他始终无法跨越。福尔摩斯费心寻来的岩山椒,不能延缓自己的衰老,就像蜂王浆亦不可以一样。

而今天呢,我们可以不奢求长生,但我们希望自己生理躯体衰老时自己的记忆不至于陷入衰老的迷茫,这可以吗?我们可能会比福尔摩斯幸运。未来,机器人或许可以帮我们,人造大脑或许可以帮我们,类人脑的人工智能或许可以帮我们。

这时候,我想起了近几年人类关于大脑的研究和愿景。2013年,欧盟启动10亿欧元进行的“人类大脑计划”,侧重以超级计算机技术模拟脑功能,绘制脑联接图谱;同年,美国宣布启动投资30亿美元的“大脑基金计划”,重点研发新的脑研究技术;2015年3月,百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在全国两会上提出了“中国大脑”提案,呼吁以此“带动整个民族创新能力的提升”;近日,上海市科委正尝试推动“以脑科学为基础的人工智能”研究。

在我看来,这些,比人工智能超越人类智商、机器人统治人类的科学幻想现实得多。

人造大脑,已经有了曙光。据Softpedia报道,“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的科学家宣称,他们在实验室中培育出了第一个几乎完全成型的人类大脑 。这个大脑只有铅笔上的橡皮擦那么大,发育程度与一个5周大胎儿的大脑相当 。当然,他没有任何意识,但科学家称已具备人脑绝大多数的功能,也能像人脑一样进行基因表达。”但是,在我看来,它只是物质意义上的大脑,并非思维意义的大脑。

让人造大脑拥有成人意识,会很难很难。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我们可能无法用人造的大脑替代人原有的大脑,也无法在人的躯壳老去时用人造大脑拯救那残存的意识。但是,我们或者可以采取这种方式:把记忆甚至意识保存在某处,当自己衰老时再重新去回忆。

《福尔摩斯先生》中,福尔摩斯在写一个自己已经记不清楚的回忆。他对罗杰说,“我不是在写,我是在试图记起他们。”正如我前面说福尔摩斯靠袖口的文字记起罗杰的名字一样,福尔摩斯依靠手套想起了往事。每一件东西都有可能会触发我们的记忆,但若没有这件东西呢?那么,就趁着自己还能回忆,把自己最想记住的东西都写下来、记下来,交给人造大脑,交给能储存记忆的人工智能,就像交给最原始的录音机、录像机一样。

这时候,我们需要的是一个拥有人类大脑人工智能作为一个记忆储存器。把我们的记忆,放到里面,当然它不一定会拥有我们的意识。

是啊,科学的前景固然美好。可是,有的人不一定能等到那一天。而技术,有时也会遇到瓶颈。如果,我们实在不能靠技术把自己的意识存留下来。那如我上段写的那样,就写下他们,记下他们,让人工智能储存,让人工智能品味。当我们衰老到无法回忆的时候,让他们帮我们回忆,岂不是更好?试想这样的场面,我们老了,老的什么都回忆不起,我们身边的“大白”为我们“放映”我们的记忆,前提是如果可以把文字、语言转化成影像的话。人生,是一段段经历的;人生录像,也是一段段放映的。当肉体的躯壳无法承载自己的意识时,慢慢的回忆也是一种别样的经历。而这些回忆,由人工智能为我们保存,一旦技术成熟,这些记忆被返回到可以拥有意识的人造大脑,那我们岂不是另一种意义上的重生?而假如还无法转移记忆,那保存我们记忆的人工智能,在我们离开人世后,依然能向我们的亲人、后辈展示我们的记忆,让我们与亲人在另一种意义上共存,这与永生何异?

{dede:arcl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