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娱乐 文化教育 论坛 军事 科技 读书 社会新闻 人物 摄影 问卷调查 政策法规 机构职能 小说 诗歌 图片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文化教育 >
与邓丽君的爱情
时间:2018-01-11 字体:[ ] 来源:网络整理 视力保护色:

有天我干脆踩了个滑轮鞋就去找她了。她那时候滑的还不熟练,我要一直扶着她,你想想那时候成龙和邓丽君,在洛杉矶的路边滑旱冰,完全没人认识我们,多好,多开心。

原标题:与邓丽君的爱情

本期登场:《成龙:还没长大就老了》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成龙 朱墨 著

不是新闻里的成龙

这是成龙首次在中国内地出版的图书。他生在维多利亚山顶的富人公馆里,家却隐藏在狭窄而简陋的小偏房。他17岁闯荡电影圈,每天最早到片场,最晚收工,并自告奋勇尝试一些高难度的危险工作。他年轻时有过一些或浪漫或心酸的爱情故事,现在随着年龄逐渐地增长,他开始更多地思考退休和生死的问题。

回忆第一次见到邓丽君的初次见面,是在美国,这真的是缘分,我们俩在国内没见过面,居然会在美国连续碰到。那是刚到美国的时候,日子过得很苦闷。白天学英文,晚上就关在酒店看电视。偶尔会去外面学习滑旱冰,为了新片《杀手壕》进行练习。有一次休息,我跟一帮从香港来的朋友去迪士尼,大家一路走一路聊得很开心,这时候我就听到周围有人在讲国语,也是一群人嘻嘻哈哈的,抬头一看,迎面走来的竟然是邓丽君,身边也有好几个朋友一起,有男有女。我们一对看,真是特别意外,我说,怎么你也在这里?她也愣了,当时我们还不熟,身边又都有朋友,简单打了招呼,就先说拜拜了,各走各的,也没留电话。

过了两天,我在Westwood看戏,又碰到她。当时我进戏院,她出戏院,两人又碰到,觉得很惊喜。我要看的电影还没开场,两个人就站在那边聊天。那天她是一个人,我也是一个人。我进去看电影为的是要学英文,估计她也是这样。聊起来之后,就知道她住的跟我特别近,大概就在三个Block之外而已。那天就彼此留了电话。

后来就会约她吃饭,聊天,当时她妈妈跟她一起在美国,有时候她妈妈还会煮汤给我喝。她知道我在练习滑旱冰,说自己刚好也在学,我说那正好我教你啊。

有天我干脆踩了个滑轮鞋就去找她了。她那时候滑的还不熟练,我要一直扶着她,你想想那时候成龙和邓丽君,在洛杉矶的路边滑旱冰,完全没人认识我们,多好,多开心。

那之后的一段时间,是我第一次去美国时最开心的日子。我们俩经常一起学英文,去海边散步,拍照,一起去吃螃蟹,去中国城吃中餐,我开车去接她,两个人还在半途迷路……

那段日子想起来很好玩,我也不知道算不算谈恋爱。当时公司没有给我任何一个工作人员在身边,我在那里也没有认识的中国人,她是唯一一个跟我讲中文的人。每天看到她,是当时唯一开心的事情。她可能也有这样的感觉。

那时候我还曾经去看过她的表演。我是坐在特别的包厢里面,在楼上的地方,她唱歌的时候,除了会看台底下的观众,也会往上看,我知道她在看我。我就坐在那边,看着台下的观众们为她用力的鼓掌呐喊,心里想,她是我的女朋友。

我记得有一天她打电话给我,问能不能和我一起吃饭。我说,我不是每天都跟你一起吃饭吗?她说,单独吃饭。我说好吧。她就带我到了一个法国餐厅,进了一个包厢。那时候的我,餐牌也不会看,红酒也不会点,服务生又把什么都拿给我,我不懂,就有点尴尬。她就把餐牌拿过来,跟服务生点东西,说的话里面会穿插一些英文和法文。我那时候就像闹小脾气一样,她说牛排五成熟好吃,我说,不要,我就要吃十成熟。她说要喝红酒,我就说要啤酒。她拿着红酒杯,细细的闻,我拿起酒杯一口就灌进去。她问我好不好喝,我说很难喝。汤上来了,我看她很优雅地用汤匙舀着喝,我就故意直接拿起来往嘴里倒。

{dede:arclist